淮南网_魅力淮南

【吴兴】史院印象——从远古走向未来

时间:2019/8/3 16:59:00 来源:

作者 / 吴兴

史院乡,北依舜耕山,南临瓦埠湖,依山傍水,风景绝佳。史院,恰如其名,承载了厚重的历史,书写着美丽的愿景。

魏家孤堆——新石器时代的历史见证

走近魏家孤堆遗址,打开一段遥远的记忆。遥远有多远?上下五千年。这座位于我市田家庵区史院乡庞岗村魏北村民组西约200米,东距魏郢自然村约200米,西距钱圩孜约400米,南距刘郢孜约800米的遗址,记录了从新石器到商周、汉代我们先民聚落的一段历史。五千年前,我们的先民就在这里,逐水而居,繁衍生息。这个遗址,保存完好,内涵丰富,出土了众多的红陶、灰陶、褐陶残片,陶器有罐、鼎、鬲、盆、碗、豆等,还发现了大量红烧土块,遗址边缘暴露许多螺壳和蚌壳。采集到的云雷纹硬陶,有的炊器标本显示有火燎痕迹。证明5000年前这里就有发达的农业文明,有较高的制陶工艺。这些标本为研究江淮地区的古代文化面貌、发展、交流等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。因为珍贵,备受重视。该遗址2011年6月,淮南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2012年6月安徽省人民政府公布为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魏家孤堆遗址,还有着神奇的传说。相传在很早很早以前,这里住着一户魏姓人家,名叫魏大鲁。有一年,他家种了三棵葫芦。葫芦秧子长得特别茂盛,但就结了一个葫芦。后脐呈圆形,看起来很象一把钥匙。一天清晨,大雾弥漫,魏大鲁正忙着给葫芦浇水。突然,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来到魏大鲁跟前说:“你这葫芦卖给我,要多少钱给多少钱”。“你买我葫芦啥用?”“等你卖给我再告诉你”。魏大鲁十分生气道:“不告诉我,不卖!”老人只得如实相告:“你这葫芦是把金钥匙,能打开魏家孤堆的南门,那里面有很多金银财宝”。魏大鲁听后心中暗喜,便眉头一皱说:“对不起,我这葫芦还没熟,不卖。”这话激怒了老人,说:“男子汉大丈夫,说话不算数,迟早我把你这葫芦给砸烂。” 魏大鲁心里想,我把葫芦摘回家,你该砸不烂了吧。

又是一个雾气腾腾的早晨,魏大鲁怀揣葫芦,挎着粪箕,扮着拾粪人来到魏家孤堆南门,见四处无人,便掏出葫芦。果然,一对黑漆大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。里面有位满头白发的老奶奶,正看着一头水牛在拉磨。磨盘上全是金光闪闪的黄金豆。魏大鲁见财起意,一个箭步冲进去抓起黄豆就往外跑。突然,窜出一条黄狗,咬往了他的左腿。他惊惶失措,金豆撒落在地,手中只剩一粒。后来,这粒金豆卖的钱用得精光,才把伤治好。

这个传说,增加了魏家孤堆的神秘气氛,也告诉老百姓,对意外之财,不要有非分之想。

陈挥墓——金戈铁马的抗元传奇

说起史院悠久的历史,不能不提位于杜师娘岗东二里许的明右军都督陈挥墓。这座墓,老百姓叫成“陈四辈”,讹传为程咬金的墓。已经有确切的考古证据证明程咬金的墓在陕西,不可能在我们这儿。叫“陈四辈”,其实是陈挥家族墓。从考古发现看,里面至少葬了陈挥家族四辈人。陈挥他是谁?为什么会葬在这里?我翻阅明代嘉靖版《寿州志》,在“武功”一栏找到了陈挥的名字,上面记载“陈挥,国初节征有功。”在清代光绪版《寿州志》里,查到了“陈挥以从征功授官。”在《明史稿》《明太祖实录》中也查到了相关的资料。陈挥是元末明初跟着朱元璋打天下的,朱元璋在南京设了五军都督府,右军都督仅次于左军都督,是一品武官。清代《寿州志》对陈挥墓没有记载,因为这个墓在民国时期才被发现。1935年6月,有盗墓者首次发现了墓穴,靠顶有石碣两块,用铁箍在一起。其中一块是篆体文,刻有“明故右军都督陈挥墓”。另一块是楷书,记有母孟氏、妻杨氏等。上世纪30年代陆续发掘墓穴多处。其墓内棺外廓长1.2丈,宽8尺,砌以大型花纹砖。东南侧有小门,门旁有小孔。墓群每列3棺,共列12棺,陈挥墓居中。陈挥墓中出土有金盔1顶,镶有金珠。腰束玉带1根,由12块玉牌组成。还有金绒数枚,均绣有“孙孙见佛”字样。左侧女墓中有凤冠1顶,冠前缀大金凤一对,中缀金花一朵,两侧缀小金凤一对。腕戴金丝龙凤镯一对,花纹一为二龙戏珠,一为丹凤朝阳。头枕银元宝两只,脚蹬银元宝一只。其余女墓内也有金钗、金凤、金耳坠、金耳环等物。墓群下方约30米处,还有一男墓,中有青瓷瓶一只。可惜那时候兵荒马乱,这些器物都落入了私人手中,至今下落不明。

那天去采风,我问陪同的史院乡陈书记:“史院现在还有没有陈挥的后人?如果他家不是这儿的人,怎么可能把墓埋在这儿呢?”陈书记说,现在史院乡姓氏最多的是尹姓和杨姓,陈姓人有,但是很少。我想想也是,近700年时光飞逝,日月沧桑,朝代更迭,即使有陈挥的后人,祖先的荣光,也渐渐飘散于岁月的风尘中了。

琉璃井——淮盐文化散落的记忆

散布在范店的琉璃井遗址,述说的是史院作为淮盐引岸曾经的辉煌。史院没有姓史的人家,史院的得名,是“食盐”的谐音。明代嘉靖版《寿州志》把这个地方记载为寿州东乡的“史园店”,到清代光绪版《寿州志》,就把这个地方写成“史院集”了。从地名能够看出,从明代开始,这里就是食盐的一个重要的集散地。

食盐是人类生活的必需品,同时是国家财政的重要来源。中国是最早开发盐资源的国家之一,海岸线绵长,海盐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。我国海盐有奉盐、芦盐、鲁盐、淮盐、浙盐、闽盐、粤盐、琼盐、台盐等,其中淮盐产量最大、销地最广、盈利最多,成为中华民族供军、济国、安民的财政支柱。以清朝乾隆年间为例,盐税收入占整个国家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一,淮盐居其半。“两淮盐,天下咸”,扬州盐商富可敌国。

淮盐运输历史悠久。它滥觞与春秋,发端于西汉,延续于南北朝,崛起于隋唐五代,昌盛于宋元,大盛于明,鼎盛于清,延盛于民国,复兴于新中国,转型于改革开放新时代。

最早贩盐的人叫胶鬲。盐是大宗笨重商品,在交通不方便的过去,历来用船运输,经济高效。各盐场盐民生产的盐,首先通过“灶河”运集到场部所在的小镇,再由“串场河”运集到泰州、通州、涟水等较大城市入仓堆储,再由那里通过“运盐河”向外转运。史院南边的瓦埠湖,是东淝河的中段,后因黄河夺淮入海沉积为湖。东淝河,就是连接淮河的“运盐河”,明代名称就叫“沿河”,“沿”是“盐”的谐音。瓦埠镇所在的寿州东南乡,因淝水环绕,在明代嘉靖版《寿州志》上叫“沿河乡”。史院乡有一个自然村叫“阎阳”,“阎阳”即阎水之阳。据郦道元《水经注》记载,在阎阳村的北边,有一条叫“阎涧水”的河流,汇集洞山诸水,通往东淝河。这里历史上曾有一个著名的水利工程“阎阳陂塘”,附近有一座寺庙叫“阎阳寺”。两淮食盐分淮南盐与淮北盐,据清康熙年间寿州文人谢开宠《两淮盐法志》记载,淮北盐“涉黄河、过洪泽、经七十二道山河抵寿州、正阳,”经东淝河、阎涧水,在这里转运。然后“至于庐、凤、汝、亳陆地口岸,”再用骡驼车载,销往各处。

那七十二口琉璃井,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呢?在赶往史院的路上,我就和作家朋友们热烈探讨。古代打一口井不容易,,如果是淡水井,即使人口密度再大,也不至于要那么多井啊。著名作家宗承灏说:“是不是用来储盐的?”到了史院乡会议室,看了他们提供的材料,也是说这些井是储盐用的。因为食盐牟利丰厚,历朝历代私盐贩运都屡禁不止。私盐价格只相当于官盐的一半,老百姓也乐于购买私盐。所以还有一种说法,“史院集”其实就是老百姓口语中的“私盐集”,也有一定的道理。这些井,极有可能是盐贩子用来储藏私盐的。

尹氏宗祠——瓦埠湖畔耀眼的明珠

尹祠村历经千劫万险幸存下来的尹氏祠堂,是瓦埠湖畔一颗熠熠生辉的耀眼珍珠。站在尹祠的戏台上,能够远眺到瓦埠湖水波荡漾的旖旎风光。尹氏祠堂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,来这里之前,我读过相关文章,看过尹祠的图片。但是到了现场,我还是十分震撼。这是一座典型的徽派建筑,保存那么完好,风格那么古朴,构件那么精致,彩绘那么鲜艳,在淮南市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。

【吴兴】史院印象——从远古走向未来

尹祠由尹氏宗族集资兴建,经江西工匠营造三年零八个月,于清道光三年(1823年)建成。

让我们用考古学家的专业眼光,仔仔细细把这座古建筑打量。该祠坐北朝南偏东13度,分前、中、后三进深;门楼面阔三间通长11.14米,进深四间,北向设外廊,通宽7.45米,占地面积82.99平方米,建筑面积109.29平方米。门楼明间开启大门,门宽1.30米,高1.88米,大门两侧有石抱鼓对峙,门额上有门簪4枚。大门以内置二层,铺木楼板,置楞木。门楼有梁架四缝,共用柱24根,柱以圆形或方形石础承托。梁架为抬梁式构架,用五架梁搭牵前后金柱,五架梁上立瓜柱两根,用平盘斗承托;三架梁上立瓜柱及平盘斗承架脊桁;前檐用单步梁搭牵,有挑山檩承挑上出檐,前金步用双步、单步穿枋各1根搭牵;后廊步用单步梁搭牵,有挑山檩、撑拱承挑上出檐。门楼为歇山式屋顶,盖筒瓦,有瓦当和滴水;正脊为亮花筒式样,脊端有兽头装饰,垂脊做成卷棚式样(疑后人改制),脊头做成雌毛脊式样,戗脊亦为雌毛脊式样。门楼用条砖铺墁地面,门楼两边有今人加砌的院墙。门楼之后是天井,天井通长11.86米,通宽10.075米,占地面积19.49平方米,天井四周阶沿石;天井内用条砖正铺或斜铺,组合纹样较为精致。

中进面阔三间通长11.86米,进深向前后设廊,通宽6.76米,建筑面积80.17平方米。中进共用木柱20根,其中明间两缝共用柱8根,次间两缝共用柱12根;抬梁式构架,用五架梁、三架梁搭牵前后檐柱或瓜柱;前后用桁条5根;前后廊步用单步梁搭牵,有挑山檩撑栱承挑上出檐,廊步设置拱轩。中进梁架遍布雕饰,具有较高的工艺价值。中进用条砖铺墁地面,硬山式屋顶,盖小青瓦,亮花筒正脊,脊端有兽头,两山墙前后各砌马头墙三级。

中进之后是天井,通长10.79米,通宽7.98米,占地面积86.10平方米。天井四边有阶沿石,天井内用条砖铺墁。天井两侧有廊庑,面阔三间,进深一间,双坡屋顶,条砖地面。

后进面阔五间通长15.86米,进深三间加南向外廊通宽8.25米,建筑面积130.85平方米。后进共用木柱30根,其中明间两缝用柱8根,次间两缝用柱12根,梢间两缝用柱10根,木柱用圆形或方形石础承托。抬梁式构架,用五架梁、三架梁搭牵前后两柱或搭牵瓜柱承架脊、金桁;前檐设置外廊,有拱轩装饰,用双步梁搭牵;上出檐用挑山檩、挑头梁、撑栱承挑;后檐用双步穿枋和单步穿枋各1根搭牵,双步穿枋上立瓜柱1根承采下金桁。后进用条砖铺墁地面,横直交错组合式样。硬山式屋顶,盖小青瓦,亮花筒正脊,脊端饰有兽头,两山墙前后各叠砌马头墙三级。

20世纪90年代,尹氏家族集资对门楼和围墙进行局部维修; 2005年至2006年,省文物局拨专款进行了一期维修工程,将已损、朽的木构件进行了修缮,基本上恢复了宗祠原貌。

我仔细阅读立在院子里的碑文,道光三年建成时候的老碑还遗留有3通,因受“文化大革命”冲击,内容已经模糊不清,旁边是经复制后重新立的碑,字迹清晰可辨。上面记录了尹氏族人建祠的宗旨及捐款建祠人的名单。看碑文的记载,最近的一次族人集资维修是在2015年。

春天的阳光照在尹祠斑驳的绿瓦上,照在我们每个人的脸上,我们停下了匆匆的脚步,在这里慢慢品味,细细欣赏。同行的作家朋友们说,真愿意留下来,守护着这里,剪一缕旧时光,让岁月静好,让回味悠长。

古橡栎树——无用大用的智慧启示

像尹祠一样幸存下来的,还有姚圩的三棵古橡栎树。据陈书记介绍,已经有两百多年历史了。早春时分,橡栎树还没有返青。但当我们走到跟前,隔着圩沟,我的心就被她们婆娑的枝桠打动。树的枝条向各个方向延伸,有的垂向了地面。最远处一棵在水边的树,枝桠曲曲弯弯拂向水面,透出说不出的风情和浪漫。

古老的橡栎树啊,它们在风雨中站立了那么多年,见证了风起云涌时代的变迁。当年栽下它的主人,也不知在人世间演绎了怎样的故事,岁月湮没了它的年轮,也数不清有多少人曾经用自己孱弱的臂弯去证明过它的粗壮。它默默地扎根于大地,与日月为友,清风为伴,在无垠的原野上,在蓝蓝的天宇间,无声地述说着它的庄严和雄壮。

橡栎树又叫栎树或橡树,上古时未有农耕之前,人们就已采食橡子为生。不但能够充饥,医学家也认为橡实对肠胃有益,多食使人强健。然而橡子味道微苦,至唐宋年间,已沦为牲畜饲料,人们只在困顿饥荒时才捡拾橡子充饥。安史之乱时杜甫逃难到甘肃,一家老小在山中捡拾橡子为生,杜甫也写下了苦闷的诗句:“有客有客字子美,白头乱发垂过耳。岁拾橡栗随狙公,天寒日暮山谷里……”

在世界各国的宗教里,橡栎树都是神圣的象征。《庄子·人间世》里记录了一个寓言:

远近闻名的大栎树果然气势不凡。它的树冠伸展开去,树阴可以遮蔽千头牛,树干之粗需十余人才能合抱,树梢之高可比肩山丘,就连侧生的枝杈也足以制造十余艘小船了。这株生在齐国的大栎树,被人们尊为守护土地的神明。一群工匠远道而来,无不为如此壮美的木材而赞叹,唯独他们的师傅对这大栎树连正眼也不看上一眼。众弟子甚为不解,老匠人答道:“此乃无用之木!以之做船定会沉没,以之为棺椁定易腐朽,以之为器皿定易损坏,以之做房门定难合缝,以之作屋柱定遭虫噬。栎树就是如此无用之物,所以才能长到这般粗大,无人砍伐。”

当日深夜,树神在梦中和老匠人说道:“你又何苦用那些所谓的‘有用之木’和我相提并论呢?你看看那些果树,就因为结了美味的果实,才为自身招来祸端——人们为了打落果子,连树枝树杈都损伤了。我能够颐养天年,难道不是最大的‘有用’吗?”

现代农业基地——脱贫攻坚谱新篇

史院乡现在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乡镇,目前还有少量的贫困人口没有脱贫。陈书记把我们带到了田间地头,一位黑黑的十分朴实的农村妇女在那里等候我们。这位妇女叫轩家翠,是史院乡翠绿产业扶贫基地的负责人。这个扶贫基地,占地面积85亩,建设标准化钢梁结构温室大棚61座,政府投入资金130余万元,带动贫困户275户。这些土地都是从农户手中流转过来的,贫困户可以通过租金分红、土地流转和就业务工三种方式获得收入。

(右一为本文作者吴兴)

我们看到大棚里有芹菜、香瓜、草莓等农作物。通过与轩家翠攀谈得知,她注册了“轩家翠”牌系列商标,产品主要销往合肥的大商场。她说:“我就是对土地有感情,我就想在土地上干出一些名堂。反正就是带着大家一起干,一个字,干;三个字,加油干!七个字,撸起袖子加油干!他们也都喜欢我。”虽然她的口头禅是“自卑始终伴随着我”,但从她的语言、她的神态中,我们能感受到她的精气神,她对未来充满信心、充满希望。我们到大棚里品尝了她种的草莓,主要是红颜和丰香两个品牌,鲜甜美味,满口生津,大家都禁不住啧啧称赞。

最后,陈书记把我们带到了稻虾共育、稻蛙共育的现场,他说,将来,环保是对农产品质量的硬要求,规模化、集约化、优质化是现代农业的必由之路。我们要认真谋划,利用好现有资源,大力发展乡村旅游、观光农业,力争把史院建成淮南市优雅美丽的后花园。

史院采风,让我们每个人的心里,都荡漾起和煦的春风。史院,有丰富厚重的人文历史,有湖光山色的自然风光,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,有一群敢闯敢干的脱贫致富带头人。我相信,她的未来,一定会像诗意千瀑的人间四月天,阳光明媚,春色满园。

【作者简介】吴兴,淮南市委讲师团(市社科联)理论教研室主任,安徽省讲师团专家库成员,市作家协会会员。近年来在《安徽日报》《淮南日报》《发展研究》《淮南社会科学》等发表散文、理论文章、调研报告等50余篇。

【吴兴】史院印象——从远古走向未来
相关标签:

评论 0条评论

期待你的神评论~
剩余200

全部评论(0
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~

    点击加载更多

    删除操作

    确认删除此条评论?
    删除
    取消